当前位置:丸开听书网 > 快意江湖 > 北武都尉司

75.摸金校尉--云澈

“漠然...昨天我爹...”丛蕾拿着个羊角蜜,边吃边看漠然的脸色。“不用紧张,手痒了和前辈切磋下而已”漠然浅笑,悠然自得的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嗯,问你个事”“说”“我见了幽都四公子两个,还有两个呢?”丛蕾吃掉最后一口,看着漠然,心里没由来的激动。

“带你去个地方,不过先说好,女儿家进去不是那么方便”“窑子?”丛蕾回味着蜜糖的味道,看着了漠然。“不是”“那是什么?”“秘密”

“其实也没怎么,带你走后门就是了”漠然边说着,拐进一个小巷子里,左左右右的转悠了好半天,总算是停下了脚步。“你说的就这里啊?”丛蕾指着个古董店,实在是不知道,姑娘家怎会不方便去古董店?

漠然没说话,径直走进铺子里,店里的掌柜一见是好久不见的漠然,笑了笑,说道“唐少,好久没来了啊”“是啊...”“澈爷呢?”“在老地方”。接着掌柜拿出一旁的史记,用打开暗门。“你请”至于丛蕾,既然是漠然带进来的,定不是外人,不说,聪明人自然也不会多问。

“咳咳咳,什么味道?”丛蕾一进暗门,就闻到一股非常不适应的浓烈酒味和女人的香粉味道。丛蕾话音刚落,就飞来一个还盛着女儿红的铜杯。“云澈,你发什么疯?”漠然抬手握住酒杯,救人是其次,问题是五百多年的古董不能碎了。

“啧,女人在哪”云澈穿着一圆领袍衫,露出锁骨和小半前胸,让袍子前面的一层襟自然松开垂下,形成一个翻领的样子。刘海遮住了左眼,但明显看得出,饮酒过度,且精神不是太好。

“我么?”丛蕾用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眼睛微微睁大。“看到了”说着,云澈便站在了丛蕾的身后。“看起来也就一般般啊,还说贾府小姐乃倾城尤物”云澈无趣的打个哈欠。“漠然,我真心觉得上次的才算倾城”云澈揉了揉眼睛,细看,云澈白面凤眼,眼狭长而上翘,给本身就有些慵懒的男人添上了几分说不出的妖媚...

“别在意,他就这样”漠然小声对身后的丛蕾说道,毕竟女孩子家被人损长相,论谁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不舒服。“没关系!!我关心的是武林盟主和你的事”丛蕾窜到漠然前面,大胆的打量云澈。

“漠然,你给我找茬的是吧”云澈拿过漠然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没啊,其实我也有兴趣”漠然望向一边,嘴角上扬。“什么都没有”云澈嫌弃的看了眼漠然,无所谓的说道。“你没碰他?”漠然和云澈开始向前走。“那只熊,怎么可能”“你不是不喜欢女人吗?”“那也不是所有不是女人的都喜欢”云澈伸了个懒腰,转身用背顶开门。

入目的是各式各样的古董,花瓶,古服,首饰,古书,酒杯,兵器..应有尽有。

“这东西…”丛蕾走到一件展衣前,难以置信的看了一遍又一遍,这件展衣主色是周朝是常用的正红色,衣上还用黑颜料细细的画着图腾和花纹,且保存尚好,乃是极品中的一等一,光着一件就价值连城。

“看出来是什么了?”云澈拿着酒壶一脸的玩味。“展衣?”“正中”“不过这样的衣服……你哪来的?”

丛蕾疑惑的看着云澈,这么完好且精美的上品不可能被一直藏着都不被人知的,只有一个可能是最有说服力的,那就是王室的随葬品。不过丛蕾怎么看,都不敢想象幽都四少里以特立独行出了名的云澈,居然是被世人所不齿的摸金校尉。

“看来我得灭口了”云澈放下酒壶,随手拔出把青铜剑。“剑,必须得用,才能不生锈。”说着,还痴迷的摸了摸剑刃。“我……”丛蕾虽说有些胆寒,不过由于漠然在,心里倒是不怎么怕。

“云澈,你慢慢来,我出去下”漠然拍了拍云澈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这下丛蕾彻底慌了,就算自己用绝学云澈只用这把剑都可以把自己就地正法吧。

云澈面色严肃地握着长剑,剑刃在烛火的映衬下,不断地反射出淡青色的光芒,原本还好好的地方,瞬间充满了杀气。只不过杀气也就只是气而已,放走了就没了。更何况云澈本就没有用古剑杀人的心思。

“只有死人,才能保密吧…”云澈微微的翘起一边嘴角,故意用问问题的语气说道。“贾小姐,对吧?”就在气氛随着满屋子死气沉沉的古董配着云澈的邪笑逐渐变得诡异时。门外朦胧的传来一男人的声音,语气焦急,紧张。

“这位仁兄,你放开我啊,哎..你打我干嘛?哎哟,别逼我动手!!”说着,门外便没了声音,只不过偶尔传来几声碰撞声和急促的脚步声。云澈本不想理会门外的事,只不过门外偶尔传来的“云澈,你开门啊!!”实在是搅得人趣味全无。

“放过你好了,敢说出去,你知道后果”云澈一脸的无趣,把剑插回原处,打开门,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外略有挂彩的武林盟主。“还真是不堪一击啊”云澈幽幽的说道。

“本来我还想带你多看看古董的,下次”云澈没回头,不过学过说话的都知道,这句话是和丛蕾说的。“………刚才用剑吓唬我,难不成是叫我看看这把剑的成色?”丛蕾虽说不再吃惊,不过还是暗暗在心里感叹,真没辜负了特立独行这个称号。

“你怎么进来的?”云澈抱肩,脸上的表情写满了麻烦。“那个…你…你听我说啊,这个说来话长…”丛蕾走出门,才看清男人的长相。

男人特有的大凤眼,不算粗的眉,几个不怎么样的器官拼在一起,意外的让人觉得舒心,不过实在是不知道他会和摸金校尉云澈有什么关系。

热门小说推荐:清武传奇之仙靖奇缘〕〔拿错剧本的某天蝎〕〔异界神级厨神〕〔妄想境界〕〔异世三重梦〕〔末日之骷髅王〕〔龙琴凤舞〕〔夜阑空锁满池星〕〔九年情〕〔山海迷踪录〕〔雨默错爱恋蔷薇〕〔从此山河不相逢〕〔周末一家〕〔我便是仙〕〔几年花落〕〔将史风云〕〔狐逆天下〕〔缘来林兮叶子苏〕〔高达之萨拉的剑〕〔马背上的演员〕〔世界之暮〕〔帷幕遮〕〔顾少强势宠娇妻往哪逃〕〔死亡之花之彼岸花〕〔我的那场恋爱〕〔此处不风月〕〔盛世双影〕〔秦时明月之天夜晗澈〕〔木叶村的日向家〕〔无定剑〕〔异世界的冒险之旅〕〔侦案组017〕〔冷帝的双面冷妻〕〔又穹其林〕〔魔杖和法杖的正确用法〕〔异能界主宰〕〔天灵修仙录〕〔论仙王的日常生活〕〔鹰影中的玫瑰花〕〔绯红离歌〕〔废土末日录〕〔快穿女配请带走系统君〕〔诸子与百家〕〔话鬼谈神〕〔乾坤血剑〕〔野兽进化史〕〔盛世绝宠〕〔冰魄神皇〕〔剑氏一绝〕〔追上银币老婆〕〔芸裳一梦〕〔辽末悲歌〕〔佛武巅峰〕〔妖媚皇后〕〔Restart异生活〕〔异魂重生之轻狂小小姐〕〔TFBOYS猫妖恋〕〔漫漫远兮〕〔灵异之城〕〔五曲九龙湖〕〔天下第一狂妃君临天下〕〔TF之论男神的爬出方式〕〔引浮生〕〔低等贵族〕〔位面逍遥〕〔离谨〕〔泽曦传〕〔天道鬼图〕〔我只想我只是我〕〔帝尊圣诀〕〔嗜血狂篮〕〔借来僧袍〕〔何苗和她的智障孩子〕〔能斗〕〔怪诞录〕〔冰山王爷的绝色王妃〕〔混着吧〕〔人性的裂痕〕〔恶魔的亲亲萌宠〕〔灵智子〕〔当神明来到了人间〕〔一生想念〕〔一不小心之苦恋〕〔哦我知道你〕〔我欲造天〕〔望独〕〔陪标这点事儿〕〔网游之劫掠天下〕〔斗罗大陆之天使重生〕〔铁拳时代〕〔拐妃〕〔如果没有遇上你〕〔凝寒独自开〕〔燃烧的龙之血〕〔法师时代〕〔落华〕〔帝女惊华〕〔瞳神眼〕〔阴阳阙〕〔TFBOYS之旧忆〕〔妖女传之朝如青丝暮成雪〕〔翻山越岭柳暗花明〕〔网游之亡咒屠戮〕〔冥婚暗宠鬼王老公别太坏〕〔悬疑档案室〕〔情蹬天〕〔虹猫蓝兔之落子待卿归〕〔错过过错〕〔校园狂人传〕〔城村旧事不经年〕〔摄政王的萌妻要翻天〕〔虚空瞳纹〕〔掌教至尊〕〔网游版武侠小说〕〔超度一〕〔神之遗民〕〔缘起缘灭寂无声〕〔最后的夜叉王子〕〔雷火战纪〕〔雨夜里的月
最新入库小说:古荒道月〕〔苍茫末世〕〔传说之下之时间线〕〔苍茫末世〕〔名侦探柯南续篇〕〔杂牌神算〕〔末日狂帝〕〔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觉醒之天下为敌〕〔夜色镇迷案〕〔倾城落雪〕〔神之迷域〕〔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启征途〕〔我是太皇太后〕〔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那时我们都不懂爱〕〔超时代:自由世界〕〔未央月影〕〔网游第二天堂〕〔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穿越APP〕〔花落的瞬间〕〔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后洛神赋〕〔问仙之旅〕〔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快穿之boss别黑化〕〔诡镇怪谈〕〔重生之不再遗憾〕〔灵律神界之悲城〕〔火影之宇智波曦月〕〔盗墓王者〕〔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恶灵之刃〕〔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古荒道月〕〔玩命王妃〕〔后洛神赋〕〔走啊去捉鬼〕〔穿越之最强幻师〕〔七日记〕〔末世桐苓〕〔穿越之最强幻师〕〔二世奈何又逢君〕〔蚁恋〕〔刻浊星逝〕〔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鬼王的傲气小姐〕〔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与心相连〕〔与心相连〕〔刀塔之小兵逆袭〕〔利刃侠〕〔失忆大小姐〕〔新夜半鬼叫门〕〔白日极夜〕〔恶灵之刃〕〔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网游之争王记〕〔后洛神赋〕〔玩世不恭小妖姬〕〔苍茫末世〕〔白鹿归〕〔未央月影〕〔落花下分开过〕〔末世兽都〕〔废土生存法则〕〔刻浊星逝〕〔难遇〕〔杂牌神算〕〔妹妹是假少女〕〔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末日狂帝〕〔觉醒之天下为敌〕〔末世来临之末〕〔凤舞九天必以长情〕〔炮哥小钢炮〕〔北武都尉司〕〔三千纪元〕〔与心相连〕〔祸国小妖妃〕〔腹黑总裁我以有约〕〔恶灵之刃〕〔宇宙纵横〕〔巅峰枪王〕〔盗龙陵〕〔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敲响天际之门〕〔赛尔号之雪舞暗夜〕〔盛宠毒妃五小姐〕〔网游之争王记〕〔洛克王国之征途〕〔玩世不恭小妖姬〕〔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将恶人进行到底〕〔宇宙纵横〕〔杀戮之后爱意尚存〕〔网游之争王记〕〔白日极夜〕〔专属于她的爱恋〕〔鲸鲨暗河〕〔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三世千絮若迷离〕〔利刃侠〕〔香草布丁选项〕〔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未来神话〕〔恋与白起〕〔凉凉的爱意〕〔新夜半鬼叫门〕〔人鱼公主你别跑〕〔未来神话〕〔网游第二天堂〕〔风琴雨夜〕〔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那时我们都不懂爱〕〔永恒的长城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